最麻烦的是要跟拍移动镜头
2018-08-18 12:5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大学之前,这位大山里的四川男孩还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位小说家。读高中时,余庆就开始利用政治课、午休时间,疯狂读外国经典名著,写小说。余庆充满激情地写满了很多作业本。到了高三,班主任甚至叫来了他的父亲,劝他别“不务正业”了。

余庆已经想好了明年百万元长片的剧本。他有野心,但并不想夸下海口。“是一个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样的爱情故事,拍摄地点可能在江西。”他说。 (杨金运)

余庆步入电影殿堂之前,就已经有一位同校师兄,依凭自己的执着在海大掀起一场电影风潮。他便是邓伯超,纪录片《余光之下》的导演。邓伯超从余庆早期拍的粗糙片子中,看到了余庆的创造力。“早期的片子很粗糙,但他的脑子是活的,没有任何羁绊的,天马行空信手拈来,那是天生的,是我不可及更学不来的,我为之折服。”

余庆和邓伯超成为好友后,只要有了新的想法,他们就会不假思索地找到对方,不定时间不定地点,一起讨论电影。即使三更半夜,他们也会把对方从床上吵醒。

最近,他刚刚熬了几个晚上,剪完了一部新短片《激流》。拍《激流》时,到了说定的日子,投资方还没投钱。一拖半个月,损失两万元,余庆瞅着预算表着急。余庆决定,将原本计划4天拍完的片子,压缩到3天。杀青那天晚上,余庆让副导演丘九墉看表。零点以后,所有剧组人员的片酬又得加算一天了。这是导演余庆的考量。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直到现在,余庆才发现,正是曾经在海口拍片的那些劣势,造就了他今天的优点。“海口是一个没有完整的电影产业的城市,这要求我们什么都要懂,对电影的整个体系,下至活动策划,上至影片价值观都必须知道。”

除了后期有个别群众演员介入,余庆几乎一个人完成了这部片子的所有工作。获奖,给了余庆非常大的鼓励,“这可是很多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都拿不到的奖。”余庆想。而说起这部片子,他的朋友和同行们觉得一个人拍一部片,是一个“英雄”般的壮举。

写小说的经历给余庆积累了很多创作养分。2008年,走进海南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后,电影这位全新的恋人,没费多少功夫,就从文学手中,抢走了余庆的心。

邓伯超记得,余庆拍的一部叫《灰色空间》的短片,灵感来源于一次“解手”。有一天,他们一同到厕所“解手”,“解小手”的余庆跟“解大手”的邓伯超说,“我们拍个mv吧,家庭伦理的,你演哥哥,我演弟弟”。等邓伯超解完“大手”出来,余庆已经拿着本子站在邓伯超的宿舍门口了。

还有一次,余庆拍一部长片《绑架记忆》。剧本没完成好就开拍,他和邓伯超一边拍摄一边编故事。六天之后,杀青了,大家都觉得特别“嗨”。

余庆的舍友和合作伙伴丘九墉说,拍摄《混球》的时候,他们参加一个比赛,有五千元的资金,所有人都很乐,开开心心地在酷暑把这个片子拍完了。

这次100万长篇电影启动资金,将为长期拍短片的余庆,打开了另一扇机遇之门。

当时是大三寒假,回到四川老家的余庆,想拍一个片子。窗外大雪纷飞,没有演员,只有从学校借回来的一部小dv。余庆一边写剧本一边拍,想拍一个片子思考“罪恶”。母亲远在东莞,父亲白天外出,余庆一个人在家折腾。自己打开小dv,摆放好机子位置,然后移动家里的钨丝灯,调整光线。移到左边,不行的话,再往右移一点。

余庆的父母也从电视上看到了这条新闻。余庆却急着跟他们解释,这并不意味着自己一下子从屌丝导演跃升为高富帅导演,以后要做的事还很多,等电影做出来再说。

如今,要亲自上阵招商的余庆,倍感艰难。小有名气的余庆,已经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仅凭一个疯狂的想法就拍出一个片子。他遵循严格的电影工业程序,每次拍摄都是大动作,每拖一日,都要花钱。身高一米七,身体壮实的余庆时常用熬夜等方式来节约成本。

2012年,余庆凭借短片《过年》入围“崔永元新锐导演计划”30强。同一年,入围微影像新势力年度计划2012拍摄了作品《混球》。

就像当初读外国经典小说那样,余庆从外国经典电影中,汲取养分。当然,看国产片时,他会更执着于挑毛病,“从技术角度上看,《小时代》拍得一塌糊涂,镜头摇来摇去,像拍婚礼似的。”

余庆获得100万电影启动资金之后,表现得很平静。作为挚友的邓伯超表示能理解,说余庆并不是那种有个好东西就迫不及待要拿出来接受别人褒扬的人。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无论如何,这是一种近乎鞭策式的鼓励。就像在2011年,余庆几乎仅凭一人之力,拍出一部54分钟的《抱罪长眠》,从中获得鼓舞。凭该片,余庆获得2011年在四川“金熊猫”国际电视节国际大学生影视作品评选单元“评委会特别奖”(提名)和“最佳学生男演员”(提名)。

最麻烦的是要跟拍移动镜头。余庆左手拿着dv,向前伸出,像自拍那样拍行走的自己,“总是不小心把拿机子的手也拍进去,调整了很久才调到不会穿帮的位置。”

6月17日,第三届九分钟电影锦标赛颁奖典礼上,为最佳团队设置的100万元长篇电影启动资金,花落余庆。余庆的亲朋好友比余庆自己还激动,纷纷发来祝贺。他们觉得,余庆获得了一个有分量的奖,即将拍摄的百万元的长片,将让余庆火起来。

在大学时的余庆,除了家里汇过来的每月几百元生活费,几乎没有外来资金。“那时就凭一腔激情拍片子。”回忆起那段闪闪发光的往事,余庆仍感到温暖。自个儿写个剧本,借一部小dv,找几个朋友,请他们吃顿饭,就可以开拍了。

如今在厦门从事电影行业的丘九墉觉得,余庆总有一天会离开海南的。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29trip.cn刘伯温四肖中特料2018,钻石人生三肖期期准,提供买马网站版权所有